哲小九

李,振,洋。

呜呜呜旅行洋洋给我寄明信片了😭😭


我的呱呱叫木子洋


他给我寄明信片了!!!

靖佩瑶个人安利向60问

不二是只腹黑熊:


你是天上的星辰
纵使相隔千山万水也不曾让你暗淡
依旧熠熠生辉



1.他叫靖佩瑶。


2.靖佩瑶出生于1996年2月5日,水瓶座。


3.靖佩瑶出生于山西太原。


4.靖佩瑶毕业于北京现代音乐学院。


5.靖佩瑶的座右铭是说做过的,做说过的。


6.靖佩瑶是Awaken-f的成员,排行老三。


7.靖佩瑶的声音是低音炮,很好听。


8.靖佩瑶有一个网易云电台,他的网易云ID名字叫靖佩瑶bass。


9.靖佩瑶被人叫做瑶哥、瑶瑶、社会瑶。


10.靖佩瑶以前的打扮很社会,黑T紧身裤一脚蹬。


11.靖佩瑶说自己是一个很无趣的人,但是其实他很有趣。


12.靖佩瑶有一套独特的瑶言瑶语。「骚话王」


13.靖佩瑶小学的时候写过一篇作文——「电脑伴我闯天下」,被粉丝扒了出来,在采访的时候当众念给大家听。


14.靖佩瑶的兴趣爱好是写小说,他小说的主人公名字叫靖天。据左叶弟弟说他写的小说很好看。


15.靖佩瑶的个人技是眉毛舞 。


16.靖佩瑶模仿金馆长表情包特别像。


17.靖佩瑶唱民谣特别好听。


18.靖佩瑶在偶像练习生的两次舞台分别是「dance to the music」和「turn down for what」,都是rap位。


19.靖佩瑶在去偶像练习生之前说过想尝试唱唱rap,没想到在节目里唱的都是rap。


20.靖佩瑶在队内担当是vocal,但是现在也在尝试rap。


21.靖佩瑶的应援色是炎。


22.靖佩瑶的粉丝名字叫瑶光。


23.靖佩瑶在100w粉丝福利的时候发了一首原创歌曲,叫星海。


24.靖佩瑶曾经说过自己的队内担当是一尊佛。


25.靖佩瑶的抖音经常点击一些乱七八糟的土味视频。挺社会。


26.靖佩瑶自己说过自己的自拍角度很迷,直男拍照。但是其实很帅啦。


27.靖佩瑶家里有佛堂。


28.靖佩瑶家里之前开过一个饭店。


29.靖佩瑶会开车,是队内的「司机」,不仅如此,他自己还有大奔。


30.靖佩瑶在8月18日粉丝嘉年华获得了瑶言瑶语奖。


31.靖佩瑶是懒猫傻狗咸鱼里的傻狗,由来是有一天练习的时候太累了,想这么做一条傻狗。


32.靖佩瑶跑步的姿势很搞笑,他在乐鱼视频里说很想删掉跑步的视频。


33.靖佩瑶经常左手带着手串。


34.靖佩瑶刚开始的时候舞蹈不是那么好,现在已经进步很多了。


35.靖佩瑶经常戴着半永久口罩。


36.靖佩瑶经常让瑶光们多喝水 今天你喝水了么?(举起瑶哥的四十块钱矿泉水)


37.靖佩瑶被韩沐伯归为「最难管的两个人」 韩沐伯:“就是那种你怎么喊都没用的人”


38.靖佩瑶的手特别好看。


39.靖佩瑶早晨很难被叫起来。休息时间睡觉的喜欢张着嘴把手枕在手上睡觉。


40.靖佩瑶喜欢红色,袜子都是红色的


41.靖佩瑶用一句话推荐自己 “我是一只潜力股。”


42.靖佩瑶最喜欢的一句歌词:不管你拥有什么,我们生来就是孤独。


43.靖佩瑶安利过的书:小王子 最后的精灵 龙族


44.靖佩瑶会在弟弟淘汰的时候藏不住满腔的遗憾与嘴角的苦笑。


45.靖佩瑶的画技……你懂的


46.靖佩瑶经常穿他那条黑色破洞牛仔裤


47.靖佩瑶说他是一个很专一的人,就比如吃饭也要专心吃。


48.靖佩瑶的眼睛特别好看。


49.靖佩瑶是公认的觉醒第一A。


50靖佩瑶不太会滑冰,去滑冰场的时候被墨墨带着滑的。


51.靖佩瑶会半夜上线翻粉丝私信。


52.靖佩瑶以前是国旗班的。


53.靖佩瑶露额头和不露额头完全两种风格。


54.靖佩瑶在时尚芭莎的拍摄中第一次向粉丝展现了梳大背头的样子。


55.靖佩瑶的“小老婆”是钢琴哦!


56.靖佩瑶早上很难被叫起来。


57.靖佩瑶一般不常出门买衣服。


58.靖佩瑶小时候的梦想是赚很多钱


59.靖佩瑶上学的时候没有加入乱七八糟的社团,但是有自己的社团。


60.靖佩瑶,认识你很高兴。

透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山海关烤冷面和加糖麻酱凉皮:

这里也发一下,小兔的出道百天视频!

wb在转发抽奖,姐妹们可以康康:点这里

B站:点这里


2018.05.15-2018.08.22
是你从练习生成为出道艺人的第一个一百天,
从春末到盛夏,
看你踏着五月的花,载着六月的风,
带着七月的雨水和八月的星空向我走来。
我只肤浅地懂得“温柔”与“可爱”的含义,
你却把这两个词揉进了每一个动作里,
只要是你就会让人觉得安心。
你的可爱,你的开朗,
你的热忱,你的真挚,
团综和小日常里的调皮的你,
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你。
一首歌4分30秒,
对你的回忆和喜欢不止这么长,
想记住每一个瞬间,
也期待未来的惊喜。

100天是纪念,也是新的开始,
下一个100天还请多多关照。




手幅练习
三个月忘记发了鹅鹅鹅

手幅练习…
做的很丑我知道( Ĭ ^ Ĭ )
太喜欢鹅团这套图了
光与影交织出一个新的世界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山外:

(六月份他被pyz被黑,心痛到快死掉了,但还是哭着做反黑打卡。我从不是一个理性的人,我把我所有的幼稚都拿来追星了,我上一次这样追爱豆还是在五年前,但这一次的感受和之前却完全不同。那时候轮博轮炸了一溜小号,心态崩了,就用手机写这么一大段字,我夸不来他,只能絮絮叨叨地说一堆废话。都是很私人的感情,后来想想大号只是一个cpf的身份在舞,在那放着不太合适,就删了)


头一次追星追到手足无措,都怪岳明辉。
我总想找个机会正正经经夸一下这个男人有多好,每每开口,我都词穷了。关于为什么喜欢岳明辉,我大概能准备三十万字的成稿,也大概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你永远也说不清他有多好,也许他根本没你想的那么好,也许他很坏,坏透了,他还狡猾地藏起来,惹得你抓耳挠腮,非得追着这个人,要去掀开他的盖子,大吵大闹,岳明辉,你站住,让我看一看你究竟在卖什么把戏。
他却是我的永远追不得。
我不知道其他的同好对岳明辉的初印象如何,但我必须得承认,他不是我的one pick,偶练第一期,我全程只关注了坐在一边搞怪的巨人凡子,撑死也只看了两眼坐在一旁的小弟。还记得偶练刚出来那一阵的全网嘲吧,百里挑不出一个一,万中飘的全是零,非要我抠搜出一点儿和岳岳有关的记忆点,只有一句,“我没有。”
在我眼里,可能全场就他一个直男。
我第一次看见白金色头发的岳岳坐在凳子上,忽然升起一股感觉,这个人怎么能当偶像啊,就算漂了头发,他似乎更适合背着吉他在城市所有的酒吧角落走穴,唱一晚是一晚,在酒精和烟草里流浪。偶像这个意义本身,更多的是少女的梦,是未成熟的狂欢,岳明辉不适合未成年人,他应该被更成熟的人惦念。如果我再小三四岁,回到初高中的年纪,我肯定不会喜欢岳岳,我最多也只会抱有一丝丝好感,但也不会再多了。未成年的乖乖女本能地厌恶烟,酒,厌恶一切成熟线以上不正经的事情。
可惜我也早不是那个年纪了,我不算幼稚又不够成熟,我不是未经世事又远非老谋深算,我向往疯狂的梦和摇滚,所以我向往岳明辉。
注意到他,多亏了那一个深夜视频,他抓着包薯片,行了一个骑士礼,在深夜寒冷的廊坊,隔着夜色和路灯,对镜头那一边说,雪儿姑娘,生日快乐。
我几乎是在这一瞬间背击中了,岳岳,我在心里记下这个名字,岳岳,
注意到他之后,我去搜索和他有关的所有信息,几乎是在一天之内仿佛陷入了疯狂的恋爱。
首当其冲的永远是他的黑料,那些词我都不想再提了,这几天反黑打卡实在把我膈应到了。我知道他的过去的的确确发生过这些事情,可是我尊重事件里的每一个人,情感纠葛盘根错节,当事人自己都未必能解决清楚,更何况局外人,在这场所谓的追讨中,化身键盘手实施暴力总是最好的选择,光线,亮丽,永远站在正义的制高点。我没心思这样做,虚伪的评头论足并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好处。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,我也看到了他曾经的回应。这不能让我更喜欢他或是更讨厌他,这只能让我更多一点的知道关于他的一些故事。我不敢使用了解这一个词,没人能真正了解另一个人,更何况现实里的他与我实在是毫不相干。
再一个,来自于大厂炮姐的一个小爆料,说一群练习生去全时,别人买饮料,他提了两罐酒。我也说不出为什么,这一个点特别的戳我,我看到他的不一样,这一个不一样让我特别地心动。日常里,他和洋的房间门贴了一张纸,房间内禁止吸烟,我偶然间瞥见这个告示,感觉又被戳了一下。
我还是觉得他适合做一个摇滚歌手,玩着贝司,放大吵闹。你说他好吗、我给不了判断,你说他吸引人吗,我说,对,他特别吸引人。
他不一样,和那些故作虚伪的偶像不一样,和堆砌起来的做作不一样,他不说假话,但他一定会有保留。我说不清他到底好不好,我唯一确定的,他真的特别吸引我。也许这就是我一直卖不出去安利的原因,别人一问我,他是谁,我说,他是岳岳,岳明辉,然后我就哑巴了。他是岳明辉,他有纹身,他谈过恋爱,他做错过事情,他有眼纹,他的英文很苏,他在英国读过书,他在这一行里不能算年轻,要是把我心里的岳明辉都拆成碎片,他很有礼貌,每一小片儿单拿出来,好像都不是什么值得夸到天上去的东西。纹身可以被称作叛逆,错事可以被黑成一辈子的阴影,年龄在圈子里的确不吃香,这年头海龟多了去了,永远不差他一个。卖安利需要很好的陈列技巧,因为对一个人的整体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的,只能拆分了摆出来,任君挑选。
别人问我,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岳明辉,我总是要沉默。最后,我总得叹一口气,你要感兴趣的话就了解了解他吧,如果合适,你一定会喜欢他。
我喜欢听他管粉丝叫姑娘,亲昵又得体,第一次见面撑死握一握手。我喜欢他得吧着北京腔介绍自己,像脚底安了一个弹簧,怎么也压不住。
可我是如此讨厌他窘迫尴尬的样子,在台上总好像有顾虑,总好像放不开,总好像拘谨。我特别想冲上台去,问他,你在想什么呢,岳明辉,你在想什么呢。
他可能又得打哈哈,没啥啊,姑娘。
岳明辉是一个谜,他的好和他的坏谁都能看见,但都看不全。像薛定谔的猫,让我抓耳挠腮,又不敢打开盒子。他在采访里说,他对人生的看法就像沙盘游戏,非得哪个角落都闯一下碰一下,才算满意。但天下角落何其多啊,我看着岳明辉乱窜,跟在他后头瞎跑。
他真是复杂地简单,他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他是一个成年人,一个二十六七的成年人,经历的事情不算多又算多,走过的路不算长但也已经很长。也许他有多好就有多坏,谁知道呢。这个人的心思又压不住,目光机灵的很,他本身就存活在现实中,怎么不晓得残酷。
看过一个路透,他站在演播室中央,对着台下的姑娘们说,我知道你们想保护我,但我也想变得强大,来保护你们。也许他一开始不明白偶像的意义,在接收到足够多的爱与恶意之后,他可能开始懂了。有一帮人追着他跑,一堆眼睛盯着,一千双一万双眼睛盯着,他一下就明白了。在镜头前极力遮挡纹身,采访中兜住每一个问题的底线,对每一个喜欢他的姑娘用心的温柔,发一个微博也絮絮叨叨,换几张图片也絮絮叨叨,真像有个人的确通过网络在和你谈感情,认认真真谈,我一边儿开心,一边儿提防,真像在和他谈感情。他真矛盾,我分析不出来,我也只能絮絮叨叨说一堆我眼里的他,最后再胡乱扔个结论,没啥理由,就喜欢他。
世间浑浊,行走在其中的,谁能真正一干二净问心无愧,我们所经历的和我们所追求的才可以定义人生。我还在一个不相信天真又期待天真的年纪,我看见了用力地活在人世间里的岳明辉,我在期待他发光。

我永远夸不来他,他在我的眼里活得太真了,人是如何,他即如何。他又不平凡,我见过他站在台上的样子,我隐约瞧见他正在奔赴的路,我希望他终将走到那,我希望他不后悔。